<dd id="s4m6q"><optgroup id="s4m6q"></optgroup></dd>
  • <xmp id="s4m6q"><nav id="s4m6q"></nav>
    <xmp id="s4m6q"><nav id="s4m6q"></nav>
    <optgroup id="s4m6q"></optgroup>
    中文網English(出口網)繁體版
    蘇州緊固件與技術展
    金蜘蛛微信公眾號 金蜘蛛公眾號
    瀏覽數:484 推薦度: 投票數:0評論數:0
    風電“價格戰”愈演愈烈 行業進入淘汰整合期

      9月7日,中廣核云南曲靖市文興480MW風電場和麻栗坡大王巖180MW風電場機組集采項目在延期兩次后終于開標,而伴隨著項目一同亮相的,是再一次刷新了風電史上低價紀錄的風機價格。

      《中國經營報》記者了解到,在參與投標的9家整機商中,電氣風電在上述兩個項目中分別報出1950元/kW和1880元/kW的歷史低價,相比項目的平均報價分別低430元/kW、385元/kW。

      至此,在陸上風電搶裝熱“退潮”半年后,陸上風機價格已跌破每千瓦2000元大關,相比搶裝時4250元/kW的價格高點已實現“腰斬”。

      國內某風電整機企業人士任鵬程告訴記者,盡管機組大型化可有效實現風機的降本,但在目前的技術及大部件成本等客觀條件限制下,2000元/kW已貼近行業利潤的臨界點。“低于2000元/kW的價格幾乎是不可接受的。”

      在愈演愈烈的價格競爭之下,業界不斷呼吁“降本并非簡單降價”:盡管風機降本是大勢所趨,但風電的降本不簡單是整機設備價格的下降,而更應是風電度電成本的下降。

      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秦海巖多次強調:“度電成本的下降,是靠投資綜合成本的下降和發電量效率的提升,而且發電效率的提升投入產出比更大,絕不是只有設備降價一條路。以犧牲產品質量和客戶利益,葬送行業前途與信譽的低價是應被抵制的。行業一定要守住質量標準底線。”

      整機廠商輪番降價

      不論是主動還是被動,截至目前,風電整機廠商卷入這場“價格戰”已達半年之久。

      2020年下半年,隨著陸上風電搶裝潮漸入尾聲,原本受強需求驅動下飛漲的風機價格逐漸降溫,陸上風機價格開始回落。彼時,陸上風電平價期限近在眼前,整機廠商原本已預期到并準備好邁入微利時代。

      然而,在2020年年底,本就處在下降區間的風機價格突然開始加速下滑。而率先打響業內降價“第一槍”的,是正在沖刺科創板的第二梯隊整機企業三一重能。

      2020年11月24日,華能集團北方上都平價大基地項目主機打捆招標開標,三一重能在第一標段(上都60萬千瓦)的投標中給出了3101元/kW的歷史低價,刨除塔筒和基礎錨栓等配套設備價格,風機主機價格降至2650元~2700元/kW,突破上一輪價格戰時3000元/kW價格底線。

      資深業內人士范玉明告訴記者,“三一重能在搶裝時期抓住發展機遇,合作了不少原先沒有接觸過的開發商,這對于其在搶裝結束后的拿單至關重要。而且三一本身的工程機械背景、獨立的葉片和電機生產能力也使其具備了一定的降本能力。”

      與此同時,三一重能率先降價像是向行業發出了某種信號,在突然加劇的競爭之下,整機廠商為守住市場紛紛選擇降價。

      2020年年底,山東能源阿拉善400MW風電項目招標,在10家參與競標的企業中,有6家整機廠商投標報價低于3000元/kW,其中,三一重能報價2800元/kW、山東中車報價2780元/kW、上海電氣報價2750元/kW。

      2021年以后,風機設備價格戰的范圍進一步擴大,原本降價趨勢不甚明顯的第一梯隊整機廠商也開始加入“混戰”。

      2021年4月,國電投2021年第十二批集中招標開標,在前6標段的投標中,風機主機平均價格已降至2588.21元/kW,同時各標段最低報價名單中開始出現第一梯隊整機廠商,其中金風科技在標段三、標段五爆出最低價。

      2021年5月,在華能第四批集采項目中,明陽智能在第一、第二標段分別報出2847元/kW(含塔筒)和2699.5元/kW(含塔筒)的最低價。8月,在大唐1.98GW云南風電項目的招投標中,明陽智能以2252元/kW的最低價中標。

      國內某整機企業人士楊鳴告訴記者,在全行業都在降價的時候,不降則意味著沒市場。“被動降價是不得已的選擇。”

      某風電開發商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盡管從風機可靠性方面考慮,并不傾向于低價中標,但面對明顯比其他企業報價低很多的機型,從國企招標合規性層面考量,我們也不得不選擇低價機型。”

      中信證券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7月底,國內陸上風電中標份額快速提升,且行業一二梯隊隊形逐漸打散。相比2020年同一時期,第二梯隊整機企業中標份額提升明顯,其中三一重能市場份額由11%提升至14%;中車株洲所由4%提升至14%;運達股份由9%提升至15%。

      不尋常的降價潮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國內陸上風機價格不斷探底,但事實上,風機降價并非全球趨勢。相反,伍德麥肯茲在報告中預測,受大宗商品價格及物流成本上升和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未來12~18個月,風機價格預計將上漲高達10%。

      對于國內不尋常的反向價格變動,業內人士李才認為,這并不難理解,因為設備的降本是陸上風電平價時代的必然要求。

      根據《關于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對于2021年1月1日及以后新核準的陸上風電項目,國家不再補貼。這就意味著,2021年起,我國的陸上風電正式進入無補貼的平價時代。

      李才告訴記者,“對于陸上風電項目,其電價相比帶補貼項目下降近一半,這個時候設備的單位千瓦造價不下降就無法讓項目具備投資價值。”

      記者了解到,在風電項目的初始投資中,風機占項目投資的比例接近50%。因此,風電整機是降本的核心。而風機大型化是風電產業鏈降本最有效的路徑,通過風機大型化,不僅減少制造過程中單位功率原材料的用量,同時有助于推動風電場配套建設和運維成本的下降。

      中信證券通過行業調研統計發現,2021年以來,國內面向平價陸上風電項目新中標的主流風機單機功率已跨過3~4MW平臺,直接躍升至4~6MW。

      同時,最新開標的中廣核云南曲靖市文興480MW風電場和麻栗坡大王巖180MW風電場機組集采項目也顯示,在參與投標的23個機型中,單機功率最小為3.6MW,最大達到6.7MW,且長葉片趨勢明顯,葉輪直徑最小為165m,最大達191m。

      中金公司預測,未來4.0MW、5.0MW、6.0MW風機在規模化生產后有望分別在2660元/kW、2330元/kW及2100元/kW的招標價下實現15%毛利率。若再考慮大型化零部件在此后批量化產能投放后的溢價率下降,風機生產成本還可以進一步降低。

      另一方面,任鵬程認為,盡管目前碳中和目標及時間表已然確定,能源轉型確定性極高,且下游新能源裝機需求未減少,但目前供求仍是影響風機價格的重要因素。

      根據中信證券統計數據,2021年上半年,國內風機招標規模約為30GW,處于歷史高位,預計全年招標規模將達到50GW左右。同時,基于陸上風電風機技術進步帶來的降本潛力,中金公司將“十四五”中國風電新增裝機預測上調至年均55GW以上。

    “相比裝機需求,國內的整機制造行業產能仍存在過剩。”任鵬程告訴記者,“目前,國內5家整機廠商的產能就足以滿足每年60GW需求了,因此行業仍需要繼續淘汰、整合。”

      據了解,在風電整機行業發展初期,參與者眾多。2009年國內風電整機行業超過70家企業,經過多年發展,隨著行業集中度的不斷提升,國內整機企業已精簡至20余家。

      “產業的整合可能仍會持續很長時間,在這期間,整機廠商不斷探底的價格戰也是產業整合的陣痛期, 是難以避免的表現。”任鵬程表示。

      警惕產業風險

      除此之外,國內風電招標習慣以低價中標的原則也是行業多次爆發價格戰的原因之一。畢竟,在平價時代,對于開發商而言,項目收益率難免成為其選擇風機廠商的重要考量。

      然而,上述整機企業人士楊鳴向記者表示,風機降本確實是大勢所趨,但風電的降本不應是簡單的整機設備價格下降,更應是風電度電成本的下降。在平價階段,全生命周期的發電量、建設成本、運維成本等與度電成本息息相關的因素才是擺在開發商面前最急迫的問題。

      “過去在高電價、高補貼時代,開發商很少關注度電成本。因為較好的投資收益率可以掩蓋部分項目風機可靠性差、發電能力不足、技術水平不高,運維成本偏高造成的收益風險。但在平價時代,微利的運營模式必須建立在機組的高可靠性上。”楊鳴表示。

      中金公司研報顯示,在風電項目的全生命周期運行中,風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項目的回報率水平,風機的研發、設計以及全生命周期的運行表現、運維等都是推動風電高質量發展、降低度電成本的核心。

      基于此,在風機價格不斷下探,企業價格戰愈演愈烈的階段,業內不止一次呼吁整機企業:降本一定要在守住質量標準的底線基礎之上。但值得一提的是,在風機大型化的趨勢下,業內對于企業間機型競爭的擔憂逐漸甚于價格競爭,不少人疑慮,國內的陸上大兆瓦風機是否存在技術上的冒進風險。

      記者注意到,在最新的風電項目招投標中,5MW以上的投標機型越來越常見。但實際上,目前,國內有5MW機型并網經驗的企業或僅有運達股份及東方電氣。

      “現在國內陸上風機的主力機型是3.5MW和4.5MW風機,5MW和6MW要成為主力在3年后了。” 任鵬程告訴記者,“現在國內6MW以上的陸上風機大多處在樣機階段。”

      然而,從招標文件來看,市場留給大兆瓦陸上風機的交付時間卻大多不滿3年。其中,中廣核云南曲靖市文興480MW風電場和麻栗坡大王巖180MW風電場機組在招標信息中明確,風機交付的時間分別為2021年10月30日~2022年3月31日及2021年10月~2022年4月。

      對此,楊鳴表示,此時企業更應嚴守風機質量與可靠性的底線,整機廠商需要長期的技術投入和技術積累,通過對零部件、整機不斷的閉環試驗和測試驗證,在降本的同時,確保風機的可靠性。

      (來源:中國能源網)

    2021/9/15 10:07:00

    金蜘蛛傳媒微信公眾號

    分享到:
    上一篇:第45期“寶安發布”暨寶安區工業互聯網創新成果展9月15日開幕!
    下一篇:芯片商哄抬價格遭罰 國內車企“蹲點掃貨”上演搶芯大戰

    最新的相關信息:
    瑞銀:未來中國風電及光電裝機將快速增長——2021-09-01
    風電成本持續下降,下半年風場建設有望提速——2021-08-05
    中國首座浮式海上風電半潛式基礎平臺在舟山裝船下水——2021-06-16
    行業“內卷”,價格腰斬!風電“搶裝潮”后一地雞毛?——2021-05-28
    華能牽頭研制的國內首臺5兆瓦國產化海上風電機組成功下線——2021-05-25
    國家首次明確目標:2025年風電、光伏發電量占比達16.5%——2021-04-23

    本文涉及話題: 風電

    編輯推薦:
    jzz

    第二十一屆蘇州緊固件與技術展(10月27-29日,蘇州國際博覽中心)
    jzz

    歐盟中國鋼鐵制緊固件實施進口登記
    jzz

    【1027蘇州展】浙江友信:高品質成型機領域的專家

    你對本文的評價如何?

    ☆☆☆☆☆(優秀)
    ☆☆☆☆(好)
    ☆☆☆(一般)
    ☆☆(較差)
    ☆(糟糕)

    最新的業界信息
    ·1-8月全國進出口、出口、進口金額創歷史同期新高
    ·鋼價持續上漲之際,美國鋼鐵(X.US)斥資30億美元新建鋼鐵廠
    ·榮億精密精選層申報材料獲受理:被評為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國家統計局:8月貨物進出口總額34293億元 同比增長18.9%
    ·永年區組織召開標準件十里長廊整治工作部署會議
    ·2021年8月份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5.3%
    ·憑什么?一個螺絲釘造就了一個縣城的崛起
    ·芯片商哄抬價格遭罰 國內車企“蹲點掃貨”上演搶芯大戰
    ·風電“價格戰”愈演愈烈 行業進入淘汰整合期
    ·第45期“寶安發布”暨寶安區工業互聯網創新成果展9月15日開幕!
    最近熱門
    ·全區標準件產業再整治再規范再提升時不我待迅速啟動
    ·汽車零部件產品1-8月出口金額3165.8億
    ·興化戴南為四百家緊固件企業打造“生態安全綠島”
    ·2021年7月中國緊固件出口數量、出口金額及出口均價統計
    ·臨洺關鎮、劉漢鄉全力推進標準件產業再整治再規范再提升工作扎實有效開展
    ·永年強鏈補鏈推動緊固件產業邁向高端
    ·8月全球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公布!世界經濟復蘇繼續放緩
    ·“中國緊固件之都”秋日見聞:“工業之米”走俏海外
    ·告急!3萬元漲至3萬美元!全球海運“卡脖子”,運費比貨值還高!外貿企業直呼吃不消...
    ·中汽協:預計8月國內汽車銷量171.1萬輛,同比下降超20%

    更多信息

    臺灣輝鋐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法律聲明: 本網站中的廠商資料,供貨,需求,合作等信息由本網站的注冊會員發布,其合法性和真實性由各個發布信息的注冊會員負責。

    金蜘蛛緊固件公眾號
    金蜘蛛公眾號
      
    金蜘蛛緊固件網客服
    金蜘蛛客服

    技術支持:廣東金蜘蛛電腦網絡有限公司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白云區云城西路724號721-722室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210752號 備案號:粵ICP備09029740號
    金蜘蛛緊固件網粵公安備案

    粵公網安備 44011102002231號

    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